日本学者:核污染水排海计划成本最低却危害深远

近期,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向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隧道内部注入海水。据日本媒体报道,目前核电站港湾内发现有鱼类放射性元素超标。

福岛核事故给日本东北地区近海造成了严重污染,然而,日本政府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并没有认真反思、吸取教训,反而决定把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染水排放入海,并一再鼓吹核污染水的所谓“安全性”,对此,日本国内以及国际社会各界人士不断发声反对。

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根据海洋研究机构的预测,放射性物质在排放之日起57天内,将扩散至太平洋大部分区域,10年内蔓延至全球海域。多地民众都对日本即将进行的排海计划感到忧虑。

圣塞巴斯蒂昂位于巴西圣保罗州。这里以海滩、岛屿和小海湾闻名,是当地主要的旅游城市之一,目前正处于观鲸季。对于日本排放核污染水的计划,当地的生物学家以及海运从业者深表担忧。

巴西生物学家 卡拉·巴罗斯·桑托斯:我实在无法相信日本排海的水是完全纯净的,某种放射性的核污染物会被释放到海中。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感受到它对整个海洋食物链产生的影响,所以这真的让我非常担忧。因为我们知道,海洋都是相连的。这些核污染水可能会在某个时间抵达巴西。作为一名生物学家和环保人士,我真的非常担心这可能对自然产生的影响。

海运公司船长 卡约·卡布拉尔:我们对2011年福岛发生的事情表示同情,但我希望日本方面对核污染水承担更多责任,不要将它排放到地球别的地方,这是不对的。我旁边的这个红树林生态系统非常脆弱,它迟早会受到影响。

渔业是智利的国民经济四大支柱产业之一。根据智利全国手工渔民联合会的统计,该国有大约80万手工渔民,也就是用相对较小的渔船,在靠近海岸区域进行短途捕鱼的渔民。日本排放核污染水入海的计划,就让智利海港城市瓦尔帕莱索的渔民以及居民难以接受。

当地渔民 胡安·戈麦斯:日本政府正计划排放核污染物。海洋对现在和未来都至关重要,而现在这种污染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我们,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个很坏的消息。必须停止污染海洋,我希望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机构有一天能够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地居民 凯瑟琳:我们不同意日本排污入海,但愿可以对此做些什么,这是一个相当不幸的事实,因为这么做显然会伤害海洋,也会伤害生活在这里,乃至整个智利和全世界的人们。排污入海是相当有害的,对子孙后代和我们这代人都如此。

在菲律宾东民都洛省,今年2月,当地海域发生一起油轮燃油泄漏事故。给当地的渔业乃至旅游业都带来持续严重影响。而对于日本正在持续推进的核污染水排海,当地民众及官员更是感到忧虑。

东民都洛省波拉镇渔民 马文·维拉洛索:希望日本别这么做。如果排污入海的话,我们不知道该去哪里赚钱养活一家人。千万不要再有什么问题了。

东民都洛省波拉镇镇长 珍妮弗·克鲁兹:如果我们不保护环境,下一代人怎么办?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负起责任。

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一直宣称排放的是处理水,是安全的,真实情况是这样吗?多位日本学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批驳。

日本福岛大学教授 柴崎直明:就算是处理过的水,还是含有超出标准的放射性物质。有些只超标一点,有些可能含有超标百倍以上的高浓度放射性物质。

专家表示,日本科学界和民间团体先后向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提出多种更为合理的方案,但都未得到重视。

日本化学工程师 日本原子力市民委员会委员 川井康郎:可以在地下挖出混凝土坑,然后对核污染水进行砂浆固化作业。砂浆被放在混凝土坑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硬,不再有流动性,但绝对不能把它放到海洋中。砂浆固化后放射性会在几百或几千年后衰减,几乎是无害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

除了砂浆固化方案,原子力市民委员会还曾向东电提出其他方案,比如增设储罐,继续存放核污染水等。但日本政府对更具可行性的核污染水处理方案置之不理,而选择了成本最低、危害最大的排海方案,这种做法是极不负责任的。

日本化学工程师 日本原子力市民委员会委员 川井康郎:核污染水排海是对海洋的污染,不仅仅是氚,还有各种核物质都会流入大海。如果它们流入大海,将富集在鱼或海藻中,危害人类的健康。

近期,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向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海隧道内部注入海水。我实在无法相信日本排海的水是完全纯净的,某种放射性的核污染物会被释放到海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